导语:虽然他发明了Twitter,而且即 将推出另外一家改变行业格局的企业Square,但杰克・多西(Jack Dorsey)却是科技行业最低调的人之一。不过,从儿时对地图的痴狂到现在梦想的工作(纽约市长),多西中庸克己的愿景一直都专注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名利场》(Vanity Fair)撰稿人、《Facebook效应》(Facebook Effect)一书的作者大卫・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与这位不愿抛头露面的梦想家探讨了很多内容,包括他的从出租车司机那里获得的灵感,卸任Twitter CEO的过程,以及将Square打造成为未来的支付网络的野心。

 

图为杰克・多西

以下为文章全文:

Twitter的故事要从1984年讲起,源头是圣路易斯闹市区一个8岁男孩的卧室。

小杰克・多西痴迷于各个城市的地图。他在墙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地图,有的来自杂志,有的是普通的运输图,还有一些则是加油站弄到的。他的父母不 愿移居市郊,而他们腼腆瘦弱的儿子也支持这一想法,并且成为了城市生活的狂热支持者。他着迷于火车、警车和出租车。他会拉着年幼的弟弟丹尼(Danny) 到附近的火车站,并在那里默默等待,为的就是录下路过的火车。

当他们的父亲那年买回了家里的第一台电脑时――IBM PC Jr.――杰克立刻喜欢上它。他在数学和艺术领域都很有天赋,并且开始用绘图程序设计自己的地图。很快,他自学了编程,并学会了如何让代表火车和巴士的小 点在地图上飞奔。他会花好几个小时收听警察和救护车的无线电频率,然后在紧急车辆前往事故地点或医院的过程中绘制它们的行进路线。等到十几岁时,他已经成 了一名天才程序员。这时,他对井然有序的城市布局有了一个古怪而有诗意的看法。“我想参与城市的运作,这样就可以了解它。”多西回忆道。

他对城市和编程的痴迷从未减退。2006年初,在从纽约大学退学并更换了好几份工作后,他来到位于旧金山的软件创业企业Odeo工作,这是一家 没有什么作为的企业。有一天,他向老板提出了一个创意,这个创意来源于多西思考了多年的想法。他被出租车司机通讯时使用的俳句深深吸引,这是驾驶员与调度 员通过无线电传达地理位置时使用的一种非常简明的方式。多西建议他的公司创办一种服务,使得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手机撰写有关自己的一两行内容,然后将这些信 息发送给任何想看的人。对他而言,这种短信提醒可以向活跃而拥挤的城市数字图像中,增加被遗忘的人的因素。

Odeo的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采纳了这一创意,并任命时年29岁的多西担任一家新公司的创始CEO,这家公司就是Twitter。剩下的部分已经成为互联网历史上尽 人皆知的故事。Twitter,这家成立5年的公司,如今已经成为了当今世界最具标志性的社交平台之一,吸引了2亿用户。有报道称,谷歌、微软和 Facebook都曾经试图出价逾80亿美元收购该公司。Twitter还成为了现代文化的中心:当动乱席卷中东时,很多抗议者都借助Twitter来协 调行动。事实上,多西的发明正在推动全球通讯和政治生活的变革。

爱好多样

那么,对于这样一位数字时代最有远见卓识的人之一,我们为何对他知之甚少?你为什么不知道他曾于2000年放弃一切,去追求一份植物插图的事 业?或者他花了一年时间,成为了一名注册按摩治疗师?又或者更近一些,他参加了很多时尚设计课(制作了一条令人印象深刻的铅笔裙),甚至已经想好了梦想中 的工作:纽约市长?

首先,多西为人矜持而内敛,不好张扬。过去几年间,他更愿意将自己视为一名技工,而非企业家。他的初衷是创造一项服务,而不是一家公司。他是在 一家企业文化有些混乱的公司内创建 Twitter的,而且还是为别人打工。另外,彼时的多西并不是最优秀的管理者。威廉姆斯和董事会在两年内就将他赶下台。而尽管多西仍是Twitter的 董事长,但当Twitter成为了一股文化力量时,他却已经置身事外。而且,多西和威廉姆斯现在也很少说话,除了在董事会上的偶尔交流之外。

然而,多西对Twitter的信仰却从未消退。(其中一个动力是,他是该公司第二大个人股东。)几个月前,他又重新点燃了与Twitter管理 层的关系,尽管这是在38岁的威廉姆斯去年10月同意卸任CEO后。尽管如此,多西还是有很多其他的事业。2009年,他发现了一些与Twitter一样 让他兴奋的事情。也正是在那时,他与他人一同创办了Square。这家由他担任CEO的公司,是一项允许任何个人或小企业轻松接受信用卡付款的服务:用户 只需要下载一款应用,然后将一个正方形的配件与平板电脑或手机相连,并在卡槽上刷一下信用卡即可。正如Twitter让所有人都变成了广播员、专家或日记 作家一样,Square则能够让所有人都变成商人。

多西或许属于“X一代”(Gen X),但他却有些“返祖”,秉承了前几代人所拥有的发自内心的理想主义情怀。他的乐观主要源于在圣路易斯培养起来的对日常生活、民主和人性潜力的信仰。他 声称,他所有的发明都有着相同的目标:推动社会更有效率、更人道地运转。“做为一名观察者和技术人员,我的职责是实时展示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并为我们立刻 提供这些数据,这样我们就可以凭借更好的知识,更快地改变生活。”他拿着一把大号的蓝色雨伞,一边在旧金山的暴风雨中大踏步地行走,一边说道。 (城市漫步是多西最喜欢的活动,他特意要求在旧金山和纽约漫步的过程中接受采访。)

Twitter的极简主义――每条Twitter信息都不能超过140个字符――反映出多西本人的简练。“杰克的魔力源于他的细致。一旦开口说 话,他就会滴水不漏。”他的好友艾什顿・库切(Ashton Kutcher)说,他们二人曾经在美国国务院的赞助下到俄罗斯旅行一周。多西还与Twitter的热心用户、女影星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走得很近。与库切一样,米兰诺也被多西的涉猎广泛所折服。她说,他可以轻易迷倒一屋子名人,但这并不是因为他有意吸引关注。“他从不说自己 的工作,”她解释道,“我通常都是那个吹嘘他成就的人。”

多西看待生活的方式很纯粹。他对禁欲主义的热心直到最近才被一点奢侈品所影响。多年以来,他一直都以共享软件的形式来编写软件。他在旧金山 Mint Plaza的居所很宽敞,但却非常朴素而整洁。直到几个月前,他才刚刚买了第一辆车――一辆宝马M3,他很欣赏这辆车的设计。最近,他开始偏爱Prada 的西装,而且会配上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领带。他并没有为iPad搭配实用的微纤丝保护套,而是采用了一个手工编织的灰色外套。购物时,他会寻找质量和耐用 性绝佳的产品,因为他希望每件产品都能用一辈子:采用皮革和帆布材质的Filson挎包、Shaker牌的长椅以及劳力士手表。他说,之所以选择劳力士, 是因为这是为数不多的几家自己生产零件的手表公司。

有多少技术狂会欣赏巴兰钦和佳吉列夫(译注:二人均为芭蕾舞演员)?“我从芭蕾中学到了很多,”多西说,他最近与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舞蹈演员索 菲娜・西尔薇(Sofiane Sylve)关系密切,“我很欣赏这种协调和训练。要让事情简单化非常困难。”(他至今单身,而且对私人生活闭口不谈,并将多数时间用于他的两家公司。)

多西的左前臂有一条9英寸的黑色纹身,就像是加粗的“S”。但是很多人都会忽略他的另外一面:他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母亲发一条短信。多西 表示,这个纹身代表了他对数学、音乐和解剖学的兴趣。首先,他代表了一个积分。“它象征着把一切都积分,”多西解释道,似乎颇有深意。他还将纹身视为F调 升音的音符 (“小时候我拉过小提琴。”他说。)以及人的锁骨(他说:“这是人体最优雅的骨头。”)“知道积分是什么的人通常不会纹身。但这却使得杰克成为了一名有趣 的企业家――他具备整合各种观念的能力。”红杉资本的罗洛夫・博沙(Roelof Botha)说,他刚刚领导了对Square总额2750万美元的投资。

成长历程

12月的一个寒冷的冬日,34岁的多西离开了Third Rail,这是他经常去的一家位于纽约西村的手工咖啡屋。他走在路上,但却异常健谈。“我刚刚见了一名出租车和轿车委员会的委员,我14岁时就希望能有这 么一天。”他高兴地说。他们的主题是:“出租车行业的技术,提升交易的速度和便捷性以及信息化程度。我说,‘无论你们需要什么,我都很愿意帮忙。这都是我 最早的爱好。’”他认为,纽约市应当取消出租车后座上那嘈杂且难于使用,甚至具有侵扰性的屏幕,然后换上iPad,再配上Square的信用卡读卡器。

他对纽约市政府的兴趣之深令人意外。尽管他目前住在旧金山,但他的终极诉求却是成为纽约市长。他甚至与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探讨过此事。(据多西介绍,这位现任纽约市长的建议是先赚大钱――这并不意外。多西的个人财富或许远超3亿美元。)他知道这听起来有 些可笑,但是他并不为这种轻率的举动感到歉意。梦想着掌管美国最大的大都市,是一种让他集中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方式。“真正激励我的是思考城市里的活 动。比如,在这个位于第五大道尽头的交叉路口观察所有出租车的转向。精力会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他坐在靠近华盛顿广场喷泉旁的长椅上说。

到了高中,多西开始编写一些能够用于派遣出租车、救护车或快递员的简单软件。他的母亲玛西亚・多西(Marcia Dorsey)在镇上拥有一家小咖啡屋。一天,当地的一家软件公司的人来到店里,并提到他正在拼命寻找新的程序员。“我儿子喜欢电脑。”她对这人说。当时 只有15岁的多西很快就来到了这家公司的接待处。

作为当时那家公司(其业务是将文档分类存放于光盘中)的老板以及多西如今在Square 的合伙人,吉姆・麦克尔维(Jim McKelvey)回忆了他们1992年首次见面时的情形。“我当时坐在一台可以访问所有数据的终端前,这个孩子就站在我身后,双手笔直地放在两侧。他好 像说(麦克尔维用机器人的声音说),‘嗨,我是杰克。’我说,‘好,稍等一下。’我转过头去,但却把他彻底抛在了脑后,直到我起身去上厕所。杰克还跟刚才 的姿势完全一样,他一动不动地占了45分钟。”

麦克尔维让多西来实习,而且发现这个看起来笨手笨脚的孩子可以熟练完成多数电脑任务。当麦克尔维开始担心他的公司会被一家网络竞争对手干掉时, 他发现多西是他的小团队中唯一一个同意将业务转向当时还处于起步阶段的互联网的人。麦克尔维为这个项目招聘了几名兼职员工。“一个家伙问我,‘我的头衔是 什么?’我说,‘给那个暑期实习生当助理。’他当时就愣在那里。我说,‘那孩子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多西的编程技巧逐渐提升。他的父母不希望他离家太远,所以他考进了密苏里大学卢拉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 at Rolla)。作为业余爱好,他编写了一个紧急车辆和邮递员的派遣软件。(多西异常擅长专注。)大三那年,他在DMS的网站上闲逛,这是一家大型邮递员派 遣公司。他入侵了对方的电脑,找到了CEO的电子邮件,并写信给他。“我说,‘你们的网站有一个(严重的)漏洞。这里是解决方案。顺便说一句,我也写了一 个派遣软件。’”多西回忆道。

这位陷入尴尬的CEO格雷格・基德(Greg Kidd)说:“我跟他谈了谈,我说,‘我不想跟你妈妈告状,但是你能否来一趟纽约?’这家伙显然就是我想要的员工。”多西当时21岁。他转学到了纽约大 学,并成为了DMS的两名首席程序员之一,当然,这是在业余时间。与麦克尔维一样,基德至今仍是多西的朋友,而且从那以后一直支持他。

随着1998年的互联网泡沫膨胀,基德和多西搬到了旧金山。这位商人和他的程序员密友推出了dNet,这是一款在线邮递员派遣服务。他们融了 资,聘请了一名 CEO,然后科技泡沫破裂了。由于在战略上存在分歧,新老板解雇了这两名联合创始人。这是多西首次被他帮助创立的公司扫地出门,但并非最后一次。

职业经历

多西一直都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一直以来,他都在考虑很多方法,希望利用技术手段简化这一流程。借助RIM推出的最早的电子邮件设备,他随时随 地都可以写便条。他编写了一款软件,按照日记文章对电子邮件进行分类。他还是LiveJournal的早期用户,该服务允许用户查看好友的文章,但是文章 是以时间顺序倒序排列的。之后,2000年7月的一天晚上,多西发现,将这些工具整合到一起,他就可以完成多年以来一直在帮助出租车和邮递员的一件事情: 发布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正在做的事情。那天晚上,他写了一些代码,使得他可以将一封电子邮件发给任意多的好友。他在软件中输入了5名好友的电子邮件地址, 然后走到了金门公园。在一封电子邮件的主题中,他写道:“我在Bison Paddock看野牛。”

他的朋友都不怎么感兴趣。“我很快发现,首先,其他人都没有移动电子邮件设备,所以这个系统基本上没用。”多西说,“其次,没人真正在乎我在公园里干什么。”但多西继续提炼这个创意,并于2001年制作出了一个简单样板,也就是一款名为Stat.us的服务。

在 dNet遇困后,多西返回了圣路易斯,并且开始在密苏里植物园里学习植物插画。十几岁时,他曾经在这里呆过好几个小时,用彩色铅笔画了一些图。突然间,他 认为这个业余爱好或许能够成为一条职业途径。他沉溺其中,努力地绘制出花朵的每一处细节。“我爱上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尤其是蕨类。我喜欢这种松散的结构和 重复的形状――简直就是分形(fractal)。”他说,给花朵做插图就像编程,“是艺术与科学的完美融合。”

但不久后,他认为插画的确不适合他,他的腕关节开始疼痛。他去找一名按摩师治疗,并很快开始现场学习。在经过了数千小时的培训后,他获得了按摩 治疗师的认证,并重返旧金山。这一次,他住进了基德家后院的一个棚屋里。令他沮丧的是,他很快发现,这里的按摩治疗师已经过剩。所以,他一边给基德的女儿 当保姆,一边又开始思考软件的事情 ――以及那条他从金门公园发送的信息。

他为一家港口运输服务公司做了一些兼职工作。由于戴了鼻环,他险些被炒。他还把头发留成了“脏辫” (dreadlock),两个耳朵都戴上了耳环。当听说一家名叫Odeo的公司有可能要招程序员时,他就用电子邮件发去了简历。这封邮件采用了典型的多西 式的极简风格。Odeo的老板威廉姆斯记得他在邮件中的落款是“杰克”,没有姓。“只有几个字――罗列了一些他工作过的企业名称,”威廉姆斯说,他跟他签 了3个月的试用合同。但多西对工作不太热心。“这是一家播客公司,”他说,“我对播客没有兴趣。其实公司里的其他人也都没兴趣。”

他又开始重新反思编程工作,他参加了Apparel Arts的一个时尚班,这是旧金山的一所中专,并且开始设计和剪裁服装。“我对牛仔裤很着迷,”多西解释道,“因为你可以把你的身体印在你所穿的牛仔裤 上。你的坐姿会体现在牛仔裤上。”这是对“地图思维”的又一种认可。与之相同,他指出,植物插画是表现花朵细节的最佳方式――它能够体现出即使是最好的相 机也无法捕捉到的细节。而要做好按摩,同样必须要清晰地绘制出人体轮廓的“地图”

Twitter成立

威廉姆斯原本希望将他的企业打造成为一个播客目录。但当苹果在iTunes中整合了类似的功能后,Odeo计划跳出这个局限。在一切归零的情况 下,威廉姆斯向他的员工征求新的创意,而多西则展示了他的Stat.us。彼时,短信刚刚在美国腾飞,所以时机刚好。“与此同时,我仍然在做时尚设计,” 多西回忆道,“我大概上10个班,从绘图到构造。但都是裙子,包括铅笔裙、不对称裙和迷你裙。我希望做牛仔裤,但你必须从裙子开始,因为做裙子简单。之 后,Twitter开始快速发展,我也就再也没有做过裤子。”

在Odeo,多西与该项目的其他几个人密切配合,这个项目当时还叫“twttr”。多西的好友比兹・斯通 (Biz Stone)负责设计和用户界面。时年32岁的斯通彼时已经撰写过数本有关博客的书,并且从事过能够发布超短文章的项目。与所有伟大的创意一 样,Twitter也是集众人所长,但没有一个人否认,最初的想法来自于多西超凡的沉迷。不久后,他们开发出了一个成品,而多西则创作了首条 Twitter信息,令人信服而且符合多西的风格:“招募同事(Inviting co-workers)。”

Odeo于2006年7月推出了Twitter,但是直到次年3月才获得外界关注。那是在奥斯汀举行的一年一度的SXSW互动大会上,数以千计 的与会人员自发地开始大量使用这款产品。帮助人们学习Twitter的聚会在那一年的SXSW上最受关注。科技行业观察人士借助Twitter在那届大会 上大展身手。而在Odeo内部,大家显然也已经意识到,Twitter应该分拆成一家独立公司。

威廉姆斯曾经与Odeo的投资者斗争过很久,并最终把公司买了回来。 Twitter似乎很有前景,但当时却并不稳定。员工都在抱怨,威廉姆斯也不想运营Twitter,而是想把Odeo打造成为多个企业的孵化器。他需要一 名CEO。多西虽然一直负责这个项目,但最初也只不过是以合同工身份加盟的工程师。“我认为有风险,因为他从没当过管理者,”威廉姆斯说,“但是 Twitter当时并不是一项多么了不得的业务。而且我想,他有远见,有技术,就让他负责吧。”

多西却很重视。“第一轮融资后,我摘下了鼻环。”他就事论事地说。Twitter获得了500万美元投资,多数都来自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合广投 资(Union Square Ventures)。但是管理一家从Odeo的废墟中诞生的新公司却并非易事。“突然之间,在一种被严重破坏的文化氛围中,我成了所有同事的老板,”多西 说,“士气很低落。”

Twitter的使用量继续快速增长――非常快。多西和他的员工努力避免服务宕机,但却举步维艰。回头来看,多西承认,他是一个不称职的管理 者:“我把自己置于了一个古怪的位置上,因为总感觉这是埃文的公司。他创办了它,他是董事长,而我只不过是个程序员,一个拥有好点子的程序员。我没法坚定 信念,根本原因是他更老到、更聪明。”多西在解释他对公司的期望时,表现的很差。

“它的规模和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威廉姆斯说,“一年半以后,我们融资了2000万美元,而服务器每天都宕机。虽然还不至于达到沉船的地 步,但越来越多的人说,‘好样的,杰克 ――不过我们得增加体验水平,并为一家大得多的企业打好基础。’”其他人则表示,他们二人彼时已经很少说话,而到了2008年10月,威廉姆斯亲自出任 CEO,多西则成为了董事长,但却不再是Twitter的员工。

多西再一次被基于自己构想的产品创立的公司扫地出门,这令他很震惊。“这就像是肚子挨了一拳。”他罕见地对这一问题发表了坦率的评论。 Twitter董事会成员弗莱德・威尔森(Fred Wilson)则对这种破裂给出了更为良性的解读:“埃文和杰克就像约翰和保罗,他们曾经在一起合作了伟大的音乐,但是之后,他们都有了各自的抱负,意见 也不再统一。”

Square诞生

多西不再想着做裤子或画花,他现在将自己看成是一名企业家。而Twitter的影响依旧很大。“Twitter承载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愿 望。”多西说。他开始与老友麦克尔维交流,试图找到一个伟大的创意,并围绕这个创意开办一家公司。 “我会说,‘这是个伟大的创意,Twitter应该做这个。’”多西说,“吉姆却很沮丧。”之后,有一天,多才多艺的麦克尔维在他位于圣路易斯的玻璃制品 工作室中碰到了棘手的事情。在把软件公司转让给别人后,他开始吹制玻璃制品,例如手工吹制的、用彩色玻璃制成的浴室水槽把手,一对售价2000美元。但一 位客户却因为麦克尔维无法接受美国运通的信用卡而取消了订单。

在通过iPhone聊天时,他把糟糕的销售状况告诉了多西。“这很有讽刺性。我跟我的业务伙伴通过这部设备通话,而这部设备拥有一切可以解决我 遭遇的问题的技术。”麦克尔维说。他突然提议说,他们可以开发一个系统,让人们可以利用智能手机开展或接受信用卡支付业务。“我喜欢,‘哇――这太有趣 了,’”多西说,“这简直就是地图上又一个更活跃的点。”

很快,他们构想出了一项业务,核心是一款可以免费分发给任何注册用户的设备:体积很小的正方形信用卡读卡器,可以直接插到iPhone、 Android手机或平板电脑的耳机插孔中。与商家和信用卡公司之间签订的复杂而昂贵的合约不同,Square对所有人的收费都一样(从跳蚤市场的摊贩到 遛狗的人,再到汽水摊旁的孩子):现在的佣金为2.75%。Facebook创始总裁兼多西的好友肖恩・帕克(Sean Parker)说:“或许Square对Craigslist的作用可以媲美PayPal之于eBay。”

多西的设计灵感来自于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这也是他的偶像。与乔布斯一样,当其他人都在组装杂牌产品时,他却在开发一套集成系统。“支付是另外一种交流形式,”他说,“但它从未获得这 样的待遇,从没有人设计过,也没有人感受到这种魔力。约有90%的美国人使用信用卡,但是几乎没有人能够接受信用卡支付。我们希望平衡这一现状,并让人们 都感受到支付的魅力。”多西讲了Square为何必须达到“完美无瑕”的原因,而他的员工则透露了很多与此有关的轶事,例如,电子邮件回执单上的一条线的 位置和粗细也会令他纠结许久。

多西对Square的野心非常宏伟。“我认为Twitter是通讯的未来,”他说,“而Square将成为支付网络。我们会做大。”

“杰克最深刻的洞见与技术无关,”基德说,“他在分析时总是先考虑社交因素。它就像是一个民主化的机器。为什么你必须要获得许可才能支付?这是 银行现在对待你的方式。”极具创新意识的纽瓦克市长科里・布克(Cory Booker)也是多西的粉丝,他说:“就连他谈论Square的方式都与社会正义有关。说实话,这我对他肃然起敬。”(在多西最大的商业对手、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纽瓦克的学校捐赠了1亿美元后,Square帮助纽瓦克建立了一套系统,接受相应的捐款。)

“我们梦想着支持一名拥有这种品质的人――纯粹、真实,而且要保持深深的乐观。”彼得・芬顿(Peter Fenton)说,他是Benchmark Capital的合伙人,该公司曾于2009年投资了Twitter,并且帮助Twitter重新请回了多西,让他每周来担任一天的产品顾问和战略师。 “这是一个身上没有一根衰骨的人。”慈善家瑞伊・钱伯斯(Ray Chambers)补充道,他是多西的导师之一,也是联合国疟疾特使,“从内心来讲,他的确想让世界变得更好。”

集成系统

多西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在Twitter犯下的错误。而作为Square的CEO,他竭尽全力做到开诚布公、交流顺畅以及方向正确。他每周五都会 组织一个名为 “town square”的公司会议,借此讨论抱负与价值。为了帮助他的78人团队更好地理解他为什么认为设计如此重要,他还组织了很多探访“美妙事物”的旅行。最 近,多西带领一批员工去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他要求他们在指定的时间来到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一幅巨作前,这幅画的内容是一个正方形。这与电视剧《广告狂人》(Mad Men)中的一集内容意外地形成了呼应,在这一集中,员工会悄悄溜进老板的办公室里,呆呆地盯着他新买的罗斯科的油画。

事实上,最近一次 “town square”会议的重点放在了金门大桥的美学特点上。“我们是全球唯一一家关注设计的支付企业。”穿着一身Prada的多西用这样的话作为开头。他展示 了大量从金门大桥一个塔顶俯拍的照片。“这是我想建造的东西,非常漂亮,非常鼓舞人心,完全没有边界。每一个角度都很华丽……所以你们本周的家庭作业就是 穿越这座桥,想想这些,再想想我们如何将这些经验应用到我们的产品中,它将处理这个世界上的每笔交易。”

对多西而言,这都是一个庞大的集成系统。交易就像是交通,交通流过美丽的桥,桥是地图上的一个点,而地图是规划、流动性和交叉路口庞大车流的一种体现。而这一切,他从8岁起就开始思考了。(鼎宏)

来源:新浪科技

Comments are closed.